增強法律意識,倡導法律援助,提升律師素質,提高律師聲譽!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
首頁 | 資訊 | 旅游 | 社會 | 法治 | 透視 | 時評 | 調查 | 聚焦 | 追蹤 | 維權 | 公益 | 反腐 | 案例 | 關注 | 說法 | 財經
萬象 | 曝光 | 民生 | 環保 | 安全 | 教育 | 保健 | 咨詢 | 房產 | 書畫 | 來信 | 援助 | 論壇 | 人物 | 文史 | 訪談 | 文化
地方
頻道
北京 | 上海 | 天津 | 重慶 | 河北 | 山西 | 遼寧 | 吉林 | 黑龍江 | 江蘇 | 浙江 | 安徽 | 福建 | 江西 | 山東 | 河南 | 湖北
湖南 | 廣東 | 海南 | 四川 | 貴州 | 云南 | 陜西 | 甘肅 | 青海 | 廣西 | 寧夏 | 西藏 | 新疆 | 內蒙古 | 臺灣 | 香港 | 澳門
祝全世界勞動者節日愉快
網站公告: ·熱烈祝賀“2015·北京人權論壇”開幕 ·祝全國人民端午節快樂 ·祝全國人民春節快樂 ·祝全國人民新年快樂 ·攜手凈網行動 營造清朗天空   今日天氣:
  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聚焦 > 內容  

“唐山女童沉尸枯井案”當事人獲無罪

發布日期:2018/8/11  查看次數:15538 來源:新京報  作者:

 
 
 

  1999年,河北省唐山市新集村兩女童失蹤。兩天后,在枯井中發現兩名九歲女童尸體。

  8月9日,判決無罪后,廖海軍第一時間到父母墳前祭拜。

  8月9日,河北省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廖海軍無罪后,廖海軍與兩名律師在高院門口合影。

  8月9日中午12時許,河北省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廖海軍無罪。法院電動門緩緩打開,廖海軍含著淚走出來。瞬間,媒體記者、遠道而來的支持者,共20余人把他團團圍住,拍照、合影,像是在迎接一名成功跑完馬拉松的運動員。

  事實上,廖海軍確實跑了一段“馬拉松”,歷時19年。

  1999年,17歲的他,被認定殺害兩名9歲女童。4年后,被唐山中院判處無期徒刑。服刑11年,取保8年后,廖海軍終獲無罪,跑到了馬拉松賽道的終點。

  同樣宣判無罪的,還有他的父親廖友、母親黃玉秀,兩人此前被認定協助拋尸,犯包庇罪,各獲刑5年。服刑結束后,2010年,廖友因病去世,在此次判決前25天,黃玉秀也突發疾病離世。

  為了讓抱憾離去的父母“見證”這一刻,廖海軍帶來了他們的遺像。走出法院后,他將遺像擺在法院正門口的花壇前,跪下、磕頭。“爸、媽,我們平反了,我們是清白的。”廖海軍哽咽的喉嚨里,擠出微弱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。

  兩女童沉尸枯井

  1999年,河北省唐山市新集村,叔伯姊妹陸蘭、陸童(均為化名)失蹤。兩天后,在新集村上河水庫的一處枯井中兩名九歲女童尸體被發現。尸體檢驗顯示,一名被害人頭頸部傷口28處,三指離斷;另一被害人頭頸部傷口18處,4指離斷,兩名死者系被他人用銳器砍擊頭頸部致死。

  案件震動整座縣城,警方隨后開展排查。一周后,警方宣布破案,稱17歲的廖海軍有重大作案嫌疑。同年三月初,廖海軍及其父母先后被執行逮捕。

  經過檢察院五次退偵,2000年6月7日,檢方向唐山中院提起公訴,2001年3月30日、2003年7月1日,法院兩次開庭審理此案。

  檢方指控,廖海軍因瑣事,對同村的陸永勝不滿,并懷恨在心。1999年1月17日12時30分許,廖海軍在一家小賣部前,遇到陸永勝的女兒陸蘭、侄女陸童,遂生報復之念。他將兩人騙至自家東屋,用鐵管分別砸向兩人頭部,并用自家菜刀朝二人頭頸部猛砍數刀,致二人嚴重顱腦損傷、失血性休克和腦功能障礙死亡。起訴書提到,廖海軍作案后,在其父母的幫助下,將尸體拋尸村東南的廢棄水井中。

  定罪的關鍵,是因為警方在廖海軍家發現血跡。刑偵人員在他家東屋發現血跡:床西北角包箱板面和相應位置的西墻壁上,有噴濺血跡;床頭附近有六處明顯血痕和許多小血點;單扇門下緣可見淡色血跡;西屋門口南側,地角墻壁上有滴落血跡。

  唐山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鑒定書證實,死者的血型分別為O、A型,廖海軍家東屋墻角提取的血跡為O型及A型人血,判決書也提到,廖友的血型為O型、廖海軍的血型為A型。判決書中,上海市DNA檢驗報告書并未確定血跡是否為被害人的,只是提到“不能排除該血跡中混有陸蘭的血跡”。另外一個證據是,經過DNA檢測,捆尸繩上提取到的毛發,是廖友毛發的可能性為99.999999%。

  辯護人提出,廖海軍殺人動機不明,殺人現場不能確定,本案無直接證據,間接證據也缺乏關聯性,但法院并未采納。2003年7月9日,唐山中院作出一審判決,判處廖海軍無期徒刑,廖友、黃玉秀各獲刑五年。

  懸而未決19年

  廖海軍告訴新京報記著,法院判決后,為避免父母的刑期受到不好的影響,他沒有提起上訴。但黃玉秀咽不下這口氣,她覺得兒子是清白的。出獄后,便堅持申訴。

  她只有小學二年級文化,并不識太多字,但考慮到“打官司總得會寫字”,在服刑期間,開始學習寫字。出獄后,黃玉秀奔波于唐山、石家莊、北京各級法院,一邊撿塑料瓶、打工,一邊申訴。

  2009年8月13日,最高人民法院指令河北省高院再審此案。同年,河北省高原作出裁定,以此案事實不清,裁決撤銷一審判決,發回唐山中院再審。

  2010年4月22日,廖海軍被取保候審。在此之前,有人通知他,今天會有人來接他。“當時還以為要回看守所,拿了很多東西,走到門口,獄警說‘回什么看守所,你媽在門口接你呢’。我一聽這話,我腦子就一片空白了,激動。”

  再審程序啟動,他以為很快就能等來判決,但直到2016年5月26日,唐山中院才開庭審理,開庭后兩年,遲遲未判決。廖海軍自嘲,他在漫長的等待中,成了最自由的“罪犯”,出入自由,也可以去秦皇島打工。

  物證丟失

  唐山中院再審開庭審理此案前一周,李長青作為廖海軍的辯護人介入此案。他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案懸而未決多年,高院啟動再審,是冤案的可能性非常大。閱卷后,他更加堅定了這個想法。一周的時間內,就案卷中的證人、證言,李長青寫了上萬字的辯護詞,提出種種疑點。

  他提出,關于殺人動機,廖海軍先后給出了三個。1999年1月25日,他供述稱,“陸家老三總擠對我們,我就報復他們。”次日又稱,被害人父親出攤占他們的地方。11月21日,他又換了一種說法,稱“我得了心里發悶的毛病,心里發悶就想發泄。那天我也是心里發悶,在小賣店看見兩人后就想殺了他們。”

  另外,李長青提出,關于拋尸過程,三被告人在誰提議投案自首、誰不同意投案自首、誰提議拋尸泉莊水庫、誰把麻袋裝上雙輪車、誰推雙輪車、誰步行、誰推自行車、誰把麻袋推入井中,誰先回家誰后回家等關鍵細節上均不一致。

  對于此案定罪的關鍵證據--血跡,李長青也提出疑問。公安部《物證鑒定書》1999年2月12日載明,廖海軍家床角處及木板上的血痕均不是被害人所留。1999年8月27日,公安部《物證鑒定書》再次確定,廖海軍家西屋提取的血痕與兩名被害人基因型不同,而與黃玉秀相同。木板上、墻皮上血痕基因型相同,與兩名被害人不同,與廖友相同。

  “這兩份鑒定,充分說明廖海軍家的血跡,不是被害人的。”李長青稱。但判決書并未提及此鑒定,采納的是上海市DNA檢驗報告書中,“不能排除該血跡中混有陸蘭的血跡”的說法。

  另外,2003年6月1日遷西縣檢察院的《說明》顯示,隨卷物證(繩子麻袋等)丟失,因為漏雨浸泡,遷址時被清潔工清理掉。

  “如果當年的檢察院、法院工作人員,認真審視本案堅持原則辦案,這個悲劇將會避免。遺憾的是,因為時間久遠,兩個不幸的孩子,可能再也無法尋求到公平正義。幸運的是,1999年的案卷還在說話,還有機會讓我們聽到當年的部分真相;廖海軍還活著,還可以繼續今后的人生。”李長青認為該案件無罪事實清楚,證據確實、充分,廖海軍沒有犯罪事實,公訴機關指控罪名不能成立,依據法律應認定被告人無罪。

  無罪

  2018年8月9日,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廖海軍故意殺人,廖友、黃玉秀包庇再審一案進行公開審理。

  法院再審認為,廖海軍作案動機不明,其供述的作案兇器鐵管未提取,所提取的菜刀未做鑒定;關于廖家東屋門下緣提取的血跡鑒定結論不具有唯一性,認定是被害人血跡的依據不足。廖海軍的供述前后矛盾,且與證人證言之間存在矛盾,其他證據之間的矛盾亦不能得到合理排除或解釋,各證據之間無法形成完整的證明體系。

  法院認為,廖海軍犯故意殺人罪,廖友、黃玉秀犯包庇罪事實不清、證據不足,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,判決三人無罪。

  判決后,法院就此案答復了相關問題。法院方面提到,該案案情重大、疑難、復雜,涉案證據材料繁多且時間跨度大,對相關證據審核認定比較復雜,整體難度較大,因此案件啟動重審程序后歷時九年,至今才宣判。

  此外,法院提到廖海軍如果依照法定程序提出申請后,唐山中院將根據其申請立即啟動國家賠償程序,并依照有關法律規定,依法作出賠償決定。

  對于此案是否存在違法審判問題,法院稱將展開調查,根據調查結果,將對相關責任人員依據有關規定進行處理。

  “這是一份遲來的判決,遲到總比不到好,祝福廖海軍及家人。”宣判后,李長青接受記者采訪時提出,該案是偵查工作的重大教訓,先入為主結論先行害死人,口供為王的辦案方式必然出現刑訊逼供等違法犯罪行為。他說,“該案仍然是一個悲劇,無罪宣判仍然不能涂抹出喜劇的色彩,廖海軍一家付出了慘重的無法彌補的代價。”

  ■ 對話

  廖海軍:希望無罪結果能告慰父母

  服刑11年,取保候審8年,頂著“殺人犯”的帽子19年后,廖海軍終獲無罪。他沒有太過開心,心情反而更加復雜,“家破人亡,最寶貴的時間都在監獄,沒有什么值得高興的。”

  宣判當天,廖海軍特意穿了一件新襯衣和西褲,帶著父母的遺像。廖海軍說,父母抱憾離開,沒有等到無罪判決,我希望這個結果能告慰他們。

  “沒有什么可開心的”

  新京報:8月1日,得知要再次開庭時,你是什么感受?

  廖海軍:當時正在秦皇島上班,得知這個結果的時候,還是特別激動的,畢竟再審程序啟動9年一直沒有判決,得知這個消息后,感覺還是看到盡頭,看到希望了。

  新京報:當時有沒有對判決結果做預判?

  廖海軍:無非三種結果。一個是維持原判,一個繼續拖下去,還有一個就是無罪。我做了最壞的打算,因為那樣感覺摔得不會那么疼。經過這么長時間的司法程序,希望與失望不斷交叉,整個人都疲憊了。

  新京報:這次庭審前做了哪些準備?

  廖海軍:我平時穿得很隨意,沒有穿過正裝,但今天特意穿了一件新襯衣和西褲,我覺得這個狀態對待這個庭審,是最正式的。另外,這次是我父母“陪”我一起來的,我把他們的遺像帶上了,他們抱憾離開,沒有等到無罪判決,我希望這個結果能告慰他們。

  新京報:宣讀無罪判決后,你是什么心情?

  廖海軍:當時沒怎么哭,就是好想發泄、大喊,但是法庭不能隨便說話,就感覺特別扎,心里疼了一下。

  新京報:第一時間想做的是什么?

  廖海軍:我以為今天宣判以后能拿到判決書,我本來想拿判決書去祭奠我父母,告訴他們,我們家平反了,我們是清白的。但法院說五天內才能拿到判決書。

  新京報:這個結果你等了多長時間?

  廖海軍:1999年1月26號,我被帶到派出所的時候,就開始等了。我始終認為,我不應該被當做嫌疑人或者罪犯。

  新京報:中間有想過放棄嗎?有沒有哪一刻覺得熬不下去了?

  廖海軍:最難過的時候是在看守所的時候,那時候年紀小,想過自殺,我工具什么的東西都準備好了,準備了一個刀片。刀片很鋒利,一刀就能拉斷(血管)。

  新京報:為什么想自殺?

  廖海軍:公安局提審的時候,我說了好多次這案子不是我做的,但換來的是一通打。好多次,太多次了,感覺再怎么樣都這個結果,已經絕望了。后來,想到我父母老的時候沒有依靠,就打消了這個想法。

  新京報:你認為哪些力量推動了無罪判決?

  廖海軍:最主要的是我母親和律師這兩方面吧。我母親付出的太多了,她從出獄開始,就一直在跑這個事情。

  一開始是跑唐山中院,申訴到中院,中院駁回;申訴到高院,高院駁回,最后申訴到最高人民法院,最高人民法院指令河北省法院再審。這些事對咱們農民來說,太難了,真的太難了。

  我母親為了申訴,在唐山待了半年多,在石家莊待了一年。夏天睡大街,冬天睡火車站,吃饅頭,咸菜。當時,在石家莊就是撿瓶子維持生計。

  新京報:你母親之前不識字嗎?

  廖海軍:我媽是小學二年級文化,基本上不會寫字。她是在看守所學的寫字,就想著出來以后,要幫我們打這個官司,連字都不會寫怎么打官司?

  新京報:對于這個判決,你內心感到開心嗎?

  廖海軍:我現在心里一點都開心不起來,真的。期待這么多年的無罪下來以后,就會想起失去的那些東西。自由、青春,我感覺我失去的太多了,就好像在社會上缺失了一段時間,用多少金錢或者用其他什么東西,都換不回來的,而且現在這份遲來的判決,我父母也沒有親眼看見,真沒什么好開心的。

  “血是我母親的”

  新京報:當年被抓的場景還記得嗎?

  廖海軍:我記得,有一天,我媽和我說,派出所找我調查事情。我們當時都知道這個案子,但是我覺得也不是我做的,來就來吧。

  有一天晚上,我們剛吃完飯,警察直接來家里,把我帶去新集鎮派出所。進去沒說話,給了我倆巴掌,讓我好好想案發那天我做了什么。當時歲數小,你說找我調查事情,啥都沒說上來就給我倆巴掌,當時就給我打蒙了。

  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游戲廳或者打麻將,我也不確定那天我去干嗎了,就說我打游戲去了,然后簽完字就走了。

  新京報:后來發生了什么?

  廖海軍:第二天中午回到家,看見我家院子來了很多警察,他們直接把我帶走了。到了派出所,就直接把我踢柜子那邊。當時剛剛開始打我的時候,我還喊呢,因為挨著窗戶,我那一喊就有人能看見。他們就把我帶去了尹莊派出所,就在那打我。打到后面我實在受不了了,就承認了。當時想,我就算死了也不受這個罪。

  新京報:你認為這個案子為什么會跟你扯上關系?

  廖海軍:我一丁點想不到為什么。

  新京報:你跟被害人熟悉嗎?

  廖海軍:我和他們家只能說認識,但是不熟,也沒說過幾句話。雙方家庭也沒有過矛盾,臉都沒紅過,嘴都沒拌過。都是一個村子的人,見面都會點個頭。

  新京報:為什么交代在東屋殺害了兩名女童?

  廖海軍:是我編的。比如說,他們問我死者穿什么衣服,我說穿紅色的,就打我一頓,我說穿黃色的,再打我一頓,最后,我說穿白色的,說對了他們才會記錄下來,也就不打我了。

  新京報:后來警方在東屋發現了血跡,這是怎么回事?

  廖海軍:在農村,屋子里有血跡也是正常的。在城市里的話,可能在廚房才會有血,農村的話,磕碰出血都是比較正常的。

  現在我知道了,這個血是我母親的,血型是一樣的。測了兩次都是我母親的血,沒有被害人的血。后來還去上海公安局做了鑒定,但是也沒有說,就是被害人的血跡,只說不排除混有被害人的血跡。

  新京報:判決后為什么沒有提起上訴?

  廖海軍:我爸、媽判了5年,算上羈押期,過幾個月就釋放了。我怕上訴以后對我父母有什么不利的影響。

  “外面變化太大了”

  新京報:被抓時多大?

  廖海軍:17歲,當時剛剛上完初二,輟學在家,幫我父親賣菜。

  新京報:在監獄里是如何度過的?

  廖海軍:每天都在重復。感覺在那過一年和過一天沒有什么區別。吃飯、出工、收工,每天都是一樣的。

  新京報:2010年取保當天的情況還記得嗎?

  廖海軍:突然就取保了。工作人員告訴我說,今天會有人來接我,等到快到的時候,我就去收拾東西準備走了。當時還以為要回看守所,拿了很多東西,但走到門口,獄警問我拿這么多東西做什么,我說不是回看守所嗎,他就說回什么看守所,你媽在門口接你呢。我一聽這話,腦子就一片空白了,出來看見我媽,都喊不出口。

  新京報:出來后,有哪些地方覺得不習慣?

  廖海軍:最不習慣的就是科技方面。進去前,我還沒見過BP機是什么樣的。1999年,村里只有家用座機。等我出來的時候,音樂手機已經出來了,我都不會用。一直在慢慢學習。

  外面變化太大了,我記得附近有一條街,原來只有一座樓房,出來后發現整條街都是樓房,全是二層小樓房。

  新京報:取保后,你做了哪些工作?

  廖海軍:做過小工,當過保安,還在鋼廠做除塵工人。找工作的時候,我從來沒說這個案子,如果別人知道,可能就不會用我了。

  新京報:取保后,村里人對你有什么看法嗎?

  廖海軍:眼神不一樣的,那種眼神會讓人感到扎心。我經過的時候,他們會悄悄議論,現在也是這樣。以前總是說話的人,現在見面也就點個頭。

  后來到了2011年、2012年左右,感覺環境太壓抑了,我就去北戴河,在那邊租房找了工作。

  “兩個人都沒等到這一刻”

  新京報:父母是什么時候去世的?

  廖海軍:我出來不到半年,我父親就走了。今年7月16日,母親也突然離世了,兩個人抱憾離開了,都沒有等到這一刻。

  新京報:你和妻子怎么認識的,當時有沒有提到這個案子?

  廖海軍:是在網上聊天認識的,慢慢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。我跟她說過這個事兒,她說,如果我是冤枉的就支持我,如果沒有冤枉,出來以后好好做就行了。

  新京報:回想過去的19年,你會用什么詞總結?

  廖海軍:“家破人亡。”最貼切了。還有就是“重生”,是家破人亡之后的一個起點吧。

  新京報:下一步打算怎么辦?

  廖海軍:申請國家賠償,然后和律師商量如何去追責。

  新京報:如果申請到國家賠償,打算用這筆錢做什么?

  廖海軍:想在北戴河買套新房,然后買一輛出租車,多少能帶來點利潤。

  (采寫/攝影 記者 趙凱迪 實習生 呂燁馨)

 
熱門·推薦    
全國首起造紙知識產權侵權案被裁定 被告賠償原告6000余萬元
全國首起造紙知識產權侵權
8月3日,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山東世紀陽光紙業集團有限公司訴...
· 全國首起造紙知識產權侵權案被裁定 被告賠
· 網紅海淘藥揭秘:來路不明、藥效難辨、暗藏
· 不送錢,想過船閘要等七八天,長江沿線嚴查
· 習近平眼中的新聞輿論工作
· 整治車險亂象須加強審查問責力度
· 隨意停放私家車遭遇“天降空調” 業主和物
點擊·排行    
山西柳林縣龍門會全體村民舉報村支部書記貪
七臺河市監管不力的人背井事故誰來追責
環境污染“血命”為價 征地款項、非法
侯金誠的冤案何時能昭雪?
民警放款1千萬給人大代表 為討債將其非法
攜手凈網行動 營造清朗天空
多地整治“老賴”有奇招 未來微信能標注失
北京:地鐵謾罵女子當事人被警方連夜抓獲
簡單官司為何攪成糊涂案?
熱烈祝賀“2015·北京人權論壇”開幕
熱門·圖文    
民警放款1千萬給人大代表 為討
多地整治“老賴”有奇招 未來微
墻上涂鴉也能做公益
5年兩會,習近平牽掛的那些百姓
投票·調查    
你是從哪里知道本網站的?
  • 網友介紹的
  • 百度搜索的
  • Google搜索的
  • 其它搜索過來的
  • 網址輸錯了進來的
  • 太忙了不記得了
  •  
    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| 人員查詢 | 誠聘英才 | 聯系我們
    Copyright©2012 大江法律服務網 www.recetas-de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電子信箱:djflfw148@126.com 法律顧問 張福源
    法律服務網 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不得複製或轉載 No part may be reproduced in any form without the prior permitti0n
    七天乐彩票 巴林右旗 | 托克逊县 | 文成县 | 荥经县 | 罗定市 | 深水埗区 | 始兴县 | 砚山县 | 漯河市 | 侯马市 | 大宁县 | 平江县 | 佛坪县 | 吐鲁番市 | 黔东 | 梁平县 | 易门县 | 祁连县 | 高阳县 | 永新县 | 卢氏县 | 扶沟县 | 百色市 | 遂川县 | 黔东 | 涿鹿县 | 宁国市 | 依安县 | 金沙县 | 深泽县 | 犍为县 | 岢岚县 | 吉安市 | 汝州市 | 德令哈市 | 库车县 | 彩票 | 腾冲县 | 金平 | 中方县 | 浠水县 | 阜宁县 | 庆元县 | 隆化县 | 秦安县 | 海林市 | 青海省 | 扬州市 | 沙洋县 | 综艺 | 当涂县 | 宣恩县 | 马公市 | 嘉义市 | 泉州市 | 炎陵县 | 新建县 | 文昌市 | 江陵县 | 株洲市 | 安丘市 | 北票市 | 大新县 | 长葛市 | 卓资县 | 长寿区 | 北宁市 | 迁安市 | 垦利县 | 永平县 | 安国市 | 凌海市 | 新干县 | 文水县 | 丰镇市 | 贵南县 | 安乡县 | 五峰 | 逊克县 | 岫岩 | 莫力 | 北京市 | 沙田区 | 革吉县 | 枞阳县 | 大余县 | 永川市 | 陇川县 | 都江堰市 | 商水县 | 沅江市 | 安阳县 | 林甸县 | 班玛县 | 平果县 | 宁安市 | 瑞丽市 | 泌阳县 | 襄垣县 | 德令哈市 | 曲阳县 | 吉水县 | 大竹县 | 裕民县 | 清苑县 | 大余县 | 南部县 | 米林县 | 新津县 | 卢氏县 | 连云港市 | 绥滨县 | 镇坪县 | 炉霍县 | 定陶县 | 兴海县 | 闻喜县 | 射洪县 | 健康 | 高雄县 | 辽阳县 | 濮阳县 | 武宣县 | 民权县 | 友谊县 | 黄骅市 | 西城区 | 紫阳县 | 霍山县 | 富平县 | 日照市 | 观塘区 | 临江市 | 平谷区 | 开江县 | 金平 | 尼勒克县 | 洛浦县 | 吉林省 | 雷波县 | 赤水市 | 阳朔县 | 蓝山县 | 平度市 | 清水河县 | 长宁县 | 南召县 | 永济市 | 石屏县 | 绩溪县 | 仁布县 | 龙州县 | 玛纳斯县 | 和龙市 | 乌鲁木齐县 | 武隆县 | 榆中县 | 海兴县 | 手机 | 阳新县 | 慈利县 | 灌南县 | 彭水 | 大冶市 | 永定县 | 东光县 | 肇庆市 | 南郑县 | 灵丘县 | 平舆县 | 安顺市 | 互助 | 乌兰浩特市 | 朝阳区 | 苏尼特左旗 | 武穴市 | 鲁山县 | 将乐县 | 图们市 | 互助 | 邳州市 | 武乡县 | 宜州市 | 白城市 | 姚安县 | 沧源 | 乌拉特中旗 | 正镶白旗 | 上犹县 | 那坡县 | 姚安县 | 布拖县 | 南岸区 | 横山县 | 遵义县 | 资溪县 | 石楼县 | 泽库县 | 武隆县 | 杨浦区 | 天柱县 | 安新县 | 沂南县 | 历史 | 上犹县 | 营山县 | 赤峰市 | 五寨县 | 唐海县 | 常熟市 | 禹州市 | 沈丘县 | 于都县 | 静海县 | 疏勒县 | 绥宁县 | 扎赉特旗 | 邢台市 | 晋州市 | 布拖县 | 淮北市 | 金沙县 | 中阳县 | 中山市 | 页游 | 通化市 | 长顺县 | 玉树县 | 平山县 | 东港市 | 桓台县 | 盱眙县 | 龙井市 | 常州市 | 乌拉特中旗 | 莆田市 | 讷河市 | 昌宁县 | 漳平市 | 淳化县 | 闽侯县 | 兴仁县 | 龙泉市 | 北碚区 | 旬邑县 | 泾川县 | 日土县 | 平乐县 | 武汉市 | 泰顺县 | 康平县 |